生物动力农业的样板 金星农业走出一条循环之路

点击次数:   更新时间:2021-03-02 21:15     来源:极限码皇

  鲁网财经频道2015巾帼好产品好产品叙事 正文

  生物动力农业,被视为是有机农业中最科学、最系统的农业耕作方法,在国际上备受推崇,而如今,在日照市岚山区一个少为人知的小山丘上,一家名为金星农业的生态园区正在悄然践行着这一农业中的先进理念。

  鲁网9月4日讯 (记者 鞠鹏)生物动力农业,被视为是有机农业中最科学、最系统的农业耕作方法,在国际上备受推崇,而如今,在日照市岚山区一个少为人知的小山丘上,一家名为金星农业的生态园区正在悄然践行着这一农业中的先进理念。

  柳淑芬是金星农业的总经理,搞金融出身的她,还曾创业做过钢材、焦炭等大宗物资流通的生意,有着让人仰望的事业。然而,43岁时一次偶然的邂逅,却让她和丈夫义无反顾地将全部身家投进了生物动力农业的事业中,从此扎根土地,执念耕耘。

  走进金星农业种植基地,双层无立柱大棚、地下水循环保温、蜜蜂全时授粉、以色列节水灌溉技术、进口种子、全有机肥料……新技术的应用在这里随处可见,健康食材从这里被源源不断地运出。为社会提供健康食材,这是柳淑芬转行做农业的初衷。

  柳淑芬曾在银行系统任职13年,并升任为支行副行长,是人人羡慕的金领。后来,为了创业梦想,她辞去公职,开始转行与丈夫刘奎祝一起从事钢材、焦炭、煤炭等大宗货物的贸易,完成了资本的原始积累。

  而与有机农业的“邂逅”,缘于一次偶然对“中国餐速食”项目的考察。当时,她看准了上班族对食品安全的关注,便有意引进一批速食加工设备,转行做“放心食品”加工。但在专家论证过程中却发现,要做“放心食品”,首先得有“放心食材”,但原料的质量却很难得以保证。

  食品健康要向源头处寻,农业生产安全就显得尤为重要。这一次的经历让柳淑芬产生了颇多感悟,也让她萌发了自己做“有机种植”的念头。后来她又多次劝说丈夫放弃做大宗物资流通及投资洗煤厂等传统项目,转而投身健康农业领域,一起改行当起了“农民”。

  “由于对农业一窍不通,我们光去北京找专家就去了十几趟,‘生物动力农业’的理念就是那时候引进的。”谈到创业初期的决定,柳淑芬说,尽管两人当时都是不会种地的门外汉,但她跟丈夫还是希望能尝试一下最前沿的科技。

  2012年8月,柳淑芬夫妇在岚山区碑廓镇大台岭流域规划建设的万亩现代循环农业示范区内,流转了520亩土地,开始首试“生物动力农业”。

  事实上,柳淑芬跟丈夫都不是日照本地人,之所以选中在这里投资,是因为看好日照极适宜果蔬种植的黄金纬度,并且当地政府也有相应的政策支持,但他们有个原则:决不与农民挣利,不能在给农民的土地流转费用上动心眼儿,给农民的补贴不能少,甚至还要多于正常水平。

  为了避免与农民在土地上产生矛盾,柳淑芬最初选择的是一块十分贫瘠的坡地,当然,之所以这么选,她也是有打算的。“荒地或许原始状态保存得更好,这对于发展有机农业是有利的。”然而,这只是她单纯的猜想,不久后,她就为此吃了苦头。

  贫瘠的土壤不会平白无故地长出茁壮的作物,土壤改良必不可少,为此,在这片坡地上,每亩土地的改良都要花费上万元。经初步改良后,柳淑芬又在上面修建了几十个大棚,首期主要选择种植了甜瓜和西红柿。

  因为是大老板转行做农民,经媒体报道后,引起了许多人的关注。基地开建不久,一位韩国人突然造访,并要求在基地里常驻,“不用开工钱,仅仅是日常参观劳动”。然而,几个月过去了,柳淑芬还是摸不清这个外国人到底要干啥。

  终于,在甜瓜挂果后,这位韩国客人表明了自己的身份。原来,他是韩国政府采购部门的工作人员,“卧底”在金星农场,为的就是要看看这里是不是真的做有机农业,通过长期地亲身体验和暗中观察,金星的管理模式和运作手段让他彻底信服了。他决定跟柳淑芬签一份大单——以单个198元的价格订购金星21个大棚的全部合格甜瓜。

  面对天价订单,柳淑芬既兴奋又谨慎,她没有接受韩国人准备预交的订金,而是约定待瓜成熟后让其直接来采购。这是源于一份自信,也是重信用的表现。但是,事实却异常残酷。

  在甜瓜正要长个儿的时候,意外发生了,瓜秧开始出现枯萎的迹象,并且逐渐蔓延,形势一发不可控制。通过查验,其结果令柳淑芬夫妇万万没有想到,尽管做了土壤标准改良,但这块土地中除草剂的残留竟是普通土地的三四倍。原来农民担心地里长草遭邻居笑话,就加倍使用了除草剂,保了面子,却伤了土壤的里子。

  解决问题的办法很简单,也是唯一的,那就是继续施化肥、打农药,成本也低,每个大棚花费不过二三百元。这一次,柳淑芬夫妇的意见却高度一致:拔,全部拔掉!他们宁可遭受损失,也不愿轻易改变做有机农业的初衷。

  然而,拔起来也并不轻松,大家都觉得可惜,劝他们“别冲动,明年再搞有机也不迟”。但夫妇二人认准了的事不会改,21个大棚的瓜秧几天内就全被拔掉了,而刘奎祝也一夜间愁白了头。“毕竟损失了三千万啊,谁能不心疼。”刘奎祝说。

  这件事以后,周边的村民都在传柳淑芬夫妇是典型的“败家子”,甚至还给他们起了一个外号,叫“拔博士”。

  后来,为了彻底改良土壤,加强土壤和食品的机体功能,杜绝类似的“拔苗”事情重演,柳淑芬夫妇又累计投入资金近三千万元,使土壤改良后有机质高达1.2%-1.8%。另据有关部门检测,基地土壤全部实现了药物零残留。

  道法自然,德润农耕。在金星农场里蜜蜂授粉、青蛙捉虫,按照自然规律种植的的瓜果蔬菜旺盛地生长。而遵循自然的奥妙,在于建立生态循环。

  据介绍,在金星农业1000余亩的基地里,柳淑芬夫妇创建了国内唯一规范的生物动力农业示范园区,实现了园区内完全封闭循环,做到了农业废弃物、水资源和无机盐的三大循环。

  以沼气的厌氧发酵为枢纽,收集酒糟、动物粪便、饭店残渣、农作物秸秆等废弃物投入建成的沼气站,经发酵后,产出的沼气供园区内使用,产出的沼液和沼渣制成有机肥,用于园区农作物施肥,农作物秸秆等则再次进入循环体系内。

  坡地缺水,为了节约并合理利用水资源,柳淑芬夫妇在金星农场内打造了规模庞大的地下管网体系,并在山坡下建造了一座储水能力达十三万立方的二级小型水库,采取雨水、灌溉用水回收等方式,让水资源在农场内得以循环使用,此举也令金星农业成为了承担水利部水循环科技推广项目。

  农业废弃物和水资源的循环使用,也使得土壤中的无机盐得以有效循环。而为了进一步保证土壤的有机活力,金星农场会适时采取轮耕等方法,让土壤中的无机盐成分保持在稳定的结构比例。

  除了率先在国内开展生物动力农业的实践,金星农场还在微生物有机肥方面实现了突破:单体沼气容量为全国最大,分离的沼液完全能够符合水肥一体的使用,生产的固体有机肥,有机质高达60%以上。

  通过沼气技术生产研发的微生物有机肥料有机质高、微生物菌含量高、肥力足,不仅能改善土壤构造,增进土壤透气性,增强土壤保水力,增加土壤储存养分,增强农作物食品的营养及能量和制衡有害菌,而且更重要的是,彻底解决了沼渣沼液等废物的利用,提高了沼气沼渣沼液的利用价值,彻底解决了由于沼气推广所造成的新的环境污染。

  “种瓜不仅为了吃瓜,还是为了瓜秧;养殖不仅为了吃肉,还是为了收集粪便。”柳淑芬说,生物动力农业使得金星农场内每一个环节都能产生利润,也就最大限度降低了农业生产和销售风险,“即使种瓜赔了钱,还能卖肥料啊。”

  目前,金星农业项目已完成投资超1.5亿元,建成了三大生产区(生态畜牧养殖区、微生物有机肥生产区、生态农业种植区)、三大科技研发区(种子实验及培育室、台湾专家工作站、果蔬育苗场)、两大文化产业区(休闲农业观光区、农业文化发展博览馆)、两大网络信息平台(生产过程监督管理网络信息化平台、用户体验监督管理信息化平台)、一大农业技术及职业农民培训基地和一个健康养老会所。

  健康食材的打造,推动了健康理念的传播,也确实为人们带来了健康的生活。自从转行做农业以来,让柳淑芬夫妇感到的最大收获,就是身心上的完全舒适,甚至以前工作时烙下的职业病也逐渐消失了,亲朋好友更是跟着受益,身体健康就是最直接的反应。

  在日照、青岛等地,目前订购金星蔬菜的固定会员超过150人,并且一旦成为会员,便不会再退出;当地的村民,甚至逢年过节时也会选择用金星的蔬菜来馈赠亲友;在金星农场的带动下,周边农民也开始逐步弃用化肥、农药,而主动使用金星生产的有机肥。种种变化,都让柳淑芬夫妇感到欣慰。“付出总会有回报,健康的事业一定会有广阔的前景。”柳淑芬说。

  尽管从小在城市长大,但如今,柳淑芬却爱上了田园生活。若有时间,她总是喜欢待在农场里,如果在办公室找不到她,那她就一定是在某片田地里劳作。当然,柳淑芬最喜欢做的,还是管理她亲自栽种的那些花卉。沿山坡上的小路一直到农场门前,种满了各式各样的鲜花,对于其中的每一种,她总能如数家珍。

  在金星农场里,大约有10名大学生技术员,他们有的所学并非是农业,但依然因为热爱,放弃了城市的生活,来到金星农场施展抱负。在他们看来,在这片土地上,播种的不光是种子,还有希望。

极限码皇
CopyRight 极限码皇 ALL Rights Reserved